生活

手机依赖症

最近感到自己的手机依赖症愈发严重了,每天九点醒,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在床上玩手机玩到十点半,起床接着玩,通常到下午二点半才开始学习,但是学习没几分钟就或长或短地玩一下手机,一天下来学习时间极少,就连玩游戏的时间也算不上多,时间多用来玩手机了,这样的生活毫无意义,麻痹自我而已。晚上也是一样,睡前玩完游戏之后关了灯也要再玩很久手机,以至于每天都要到凌晨一点多才睡。真的要下定决定有所改变了,这样下去只能变成一个废人了,好歹也是硕士研究生了,要拿出点有用之才的样子来啊。

总结自己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微信、知乎、bilibili大概加起来是占到90%的。

微信:微信其实没有人是一直在聊天的,现在大多数时候能聊的只是一个动森的微信群,其他就是朋友圈有红点就要点进去看一下。

知乎:知乎上大多数时候是看故事/段子,真正有营养的内容本身占比就少了,而且就算刷到也不想点进去看,可能是因为比较费脑子吧,感觉手机依赖症会让我变得不爱动脑子,喜欢接受一些无营养的、不需要思考的、轻松的内容。

bilibili:关注的up也不是很多,手机上大多数时候都在首页上刷?真的是无穷无尽。

剩下10%时间可能在QQ、微博、贴吧,总之也是毫无意义。

查阅文献发现,手机依赖症并不是我们通常以为的在智能手机普及后而出现的,实际上早在2005年就有学者对这个现象进行研究,当时的手机成瘾者主要是沉迷于收发短信和手机游戏(当时的手机游戏只有贪吃蛇这些吧),现在想来是很朴素的娱乐方式了,但这也说明了手机成瘾和手机里的内容形式有多丰富其实关系不大,我认为更多是我们自身的心理因素导致的。当时有学者认为大学生手机成瘾的原因有:(一)大学生对信息的渴求(二)大学生的从众心理(三)大学生追求时尚(四)大学生的情绪迁移。现在看来,我认为情绪迁移是我个人手机依赖最重要的原因。

有研究认为孤独的大学生更容易产生手机依赖:

他们正处在自我统一性确立的时期, 其内心充满成长过程中的冲突与不安, 尤其当发现自我设计的理想人生与现实难以达成一致时, 痛苦和迷茫使他们需要释放精神压力, 需要情绪迁移。从手机的特点来说, 手机具有功能性、可操作性、虚拟性、互动性等独有的特点, 而且“手机的基本功能可以从根本上消除人类孤独所引起的焦虑”[, 因此, 手机迎合了大学生的心态, 自然就成为他们寻求解脱、排遣郁闷的“小贴士”。特别是那些因社会交往的渴望与实际水平的差距而产生孤独的大学生, 为了寻求情感上的支持和满足, 他们便经常以使用手机来排解或回避孤独, 从而对手机形成依赖。这提示, 是否可以通过避免大学生在现实生活中的孤。独感来预防手机依赖倾向的产生?


摘自:大学生的手机依赖倾向与孤独感

这符合我的现状,由于疫情在家的孤独感只能依靠手机排解。实际上应该有其他排解方式,学习、练字、运动是最有益的方式,但是因为这些方式需要专注,费脑,或者忍受肌肉的酸痛,而手机在轻松的过程中能够带来即时的欢愉,所以我们往往都会选择玩手机这种方式。

但是,这种轻松的愉悦过后是空洞。

如果能够坚持这些方式来排解孤独感的话,手机依赖应该会有很大程度的缓解。

其他和手机依赖相关性高的变量有:

  • 外向性:外向的个体是由于强烈的与同伴交流或建立新的潜在关系的渴望而不断使用导致手机依赖。
  • 神经质:高神经质的个体是在害怕被拒绝或者对关系维持感到的焦虑的推动下, 选择通过使用手机满足其寻找安全感的需求。
  • 严谨性:严谨性得分低的个体意志力较弱, 自控力较差, 做事无条理, 在学习上会表现为缺乏学习动力、目标, 对行为的控制力明显不足, 同样, 他们在手机的使用上也会表现出缺乏自我克制。而自我控制感的缺失会使某些学生沉溺于使用手机的快乐之中而无法自拔, 无法承受不使用手机所带来的不愉快, 从而形成过度依赖。
  • 社交焦虑:社交焦虑的个体对人际关系更敏感, 他们很难直接去面对面地与人交往,社交焦虑的人通过使用手机电话或短信来减少人际交往的焦虑, 比如发送短信可以有时间去考虑他们想说的话, 这可以给其提供更好的交往控制感。

于我个人而言严谨性是另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目前打算用软件强制锁定手机来进行纠正。

小结:1. 坚持学习、练字、运动来排解孤独感;2.提高严谨性,在不能控制自己的时候用软件锁定手机强迫自己放下手机。

参考文献:

[1]王欢,黄海,吴和鸣.大学生人格特征与手机依赖的关系:社交焦虑的中介作用[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14,22(03):447-450.
[2]黄海,余莉,郭诗卉.大学生手机依赖与大五人格的关系[J].中国学校卫生,2013,34(04):414-416+419.
[3]韩登亮,齐志斐.大学生手机成瘾症的心理学探析[J].当代青年研究,2005(12):34-38.
[4]刘红,王洪礼.大学生的手机依赖倾向与孤独感[J].中国心理卫生杂志,2012,26(01):66-6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